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踮起脚,离阳光近一些

死心眼儿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巨蟹,就是螃蟹,呵呵。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(原) 叶子 5  

2015-01-07 01:32:0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凯旋坐在车上,只觉得自己像穿过了一条狭长的窄巷,眼前豁然开朗。随着天空越来越蓝,云朵越来越变得白亮。多想能成为那云下的飞鹰,可以自由无声的滑翔。像三江源头见底的水中游游停停的小鱼,侧目欣赏岸边的风景。鹰击长空,鱼翔浅底,万类霜天竞自由。车里播放着凯旋不太懂的歌曲,音乐。只觉得很美,少数民族比汉族人更有音乐天赋。藏民的袍子,色彩浓烈,体现着豪放更像是不泯的童真。蓝天,白云,金黄,火红各色搭配。大襟不对称,一只袖子露在外面,为了适应高原昼夜温差大的气候,中午便于散热,有的干脆一只胳膊露在外面。宽松的灯笼裤上马不会开线,靴子更适合骑马。空气干燥,风高,寒冷,阳光烈,人们的脸色有些黑,两腮是红的,更像是从雪地里刚刚跑进屋的孩童。头发编成很多细长的辫子,洗的时候一定很麻烦,当然,洗的次数很少。呵呵。每年油菜花开,金黄如海,每家都是一次性榨成油,香香的,绿色纯天然,盛放在缸里,用于一年的食用,不必去超市。由于高海拔,气压低,米饭要用高压锅来蒸。也有盖子跳起来弄一屋子米粒儿的事,很危险的。街道都不狭窄,一条宽宽的公路大卡车跑在上面都显得渺小,那是通往西藏的。凯旋不用再往前走了。
  按照手机上的地址他很容易找到了叶子所在的地方,是一个大工厂。向看门的大爷说明是来找叶子的,那大爷听他说出了叶子的乳名,和他的口音知道是熟人。告诉他叶子在面朝西那座楼的三楼,对着楼道的那间办公室就是。还告诉他进去别乱走动,大概是有藏獒吧。凯旋在楼门口停下,给叶子先打了一个电话。
  “喂,叶子,是我。”
  “哦,虫子,还睡懒觉呢?这几天怎么没打电话呀?”
  “我在你楼下。”
  三楼对着楼门口的一扇窗子打开了,叶子探出头往下看着。
  “呵呵,你别动,我马上下去。”叶子笑笑,但并没有多少吃惊。
  凯旋仰面望着三楼窗前探头张望的叶子:“走楼梯,三楼我接不住的,一楼还可以。”
  “哈哈,我不至于,混蛋哪儿都不缺。”叶子回身下楼。
  凯旋在楼门口等叶子那熟悉的脚步声下来,转过身四周环顾,楼前是一片空场,中间有花坛和文成公主的雕像。对面还有一座办公楼,南面不远处是大车间,里面有机器声,还有工人往南走,大概南面有大门口。凯旋没有听到叶子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,回身去看那楼门口,见叶子左手提着一只高跟鞋,右手正弯腰往脚上穿鞋。叶子是提着高跟鞋光着脚下来的。叶子走到凯旋跟前,见他很激动,呼吸有些急促。“先休息一下吧,大概要激动两天了。”
  得,挺完美的激动被说成是高原反应了,缺氧,真缺氧。
  一觉醒来,凯旋看看手表已经是上午九点了,叶子来了。
  凯旋问:“我醒的太晚了,你是从厂里来吧?”
  “这里是上九点的,还不算晚,不过今天我不去上班了,你陪我出去逛街。”
  “缺氧,我缺氧。”
  “你敢,这地方以后可能不会再来了,总要买些纪念品回去。用来随时提醒你,我可是你跑出几千里地请回去的。”
  “我也是知道请得动才来请的。”
  “千里迢迢去请请得动的人才值得纪念呢。松赞干布要是知道请不来文成公主也就不去了。哈哈。”
  “文成公主是从长安被请到吐蕃,你是跑到这里让我往回请,方向相反了。我不明白,你既然是请得动的人为什么还要离开呢?”
  “我喜欢的东西被别人碰了我会难过,如果我把自己喜欢的东西扔了,会更难过。所以我不会扔掉我喜欢的东西,也不让别人碰我喜欢的东西。我不让别人碰我的内心,当我接纳了一个人,我才会敞开心扉,他的不足我会尽全力去让他改变,改变他有多种方法,是好马不用鞭子赶,是强鼓不用重锤敲,离开是成本最低的。”
  “既然要的是改变你可以直接说呀?那不是成本更低吗?”
  “我不是你的上司,我说了你也不会当回事儿,你妈说了,你也只是听不会去做。只有你自己意识到了,权衡一下得失,真心愿意改才会改的。”
  “你怎么知道我意识到了?哈哈。”
  “你不觉得你现老实多了吗?都学会了养小猫儿了。我不用看,那只猫肯定没死。“
  “养猫就能磨练性格呀?”
  “天上的鹰要想让它听话知道怎么做吗?”
  “用枪打下来。”
  “那是死鹰,只能吃肉,我说是活的,有用的。”
  “抓住关在笼子里。”
  “我要的是能飞的,不是用来观赏的。”
  “不知道了。”
  “很简单,让它吃不下饭,睡不着觉,只用了半年他就知道该怎么做了,听话了。哈哈哈。”
  “我是怕跟以前那次出差一样,时间太长弄砸锅了才来找你的。”
  “我是个小女人,我不想要名垂青史的大男人,我驾驭不了。那样的人更多的属于历史,不属于我。我只在乎在一个人那里属于我的那一份有多少。天上的鹰无论飞到哪里,我要的就是能坦然不必犹豫的说出,它属于我,而不是属于蓝天。我愿我的几十年人生当中可以一直这样自私,能享受这样的自私。你该成为我愿意为你付出的私有,我还要得到你心里属于我的珍贵。从爱着的人那里得到被爱才能算是幸福。”
  “你等我来找你,不仅仅只是因为你很在意来找吧?”
  “你不觉得你来找我的这一路上很激动也很幸福吗?你不觉得该珍惜这次相见吗?你以后会忘记吗?没有这次千里迢迢的寻找,你的情感就失去了最好的表达出来的机会,就会永远的被埋在了沙漠里。那我可就是真的走进了自己挖好的爱情坟墓了。我可以飞蛾扑火的去爱,但不会做扑火的飞蛾去死。我要的是一个有感情的人而不是一个麻木的守护神。”
  “为什么你做了,却没有告诉我?”
  “福的本意是把美酒放在祭台上,是奉献不是索取。求福就是求得愿意献出的机会,你心里有我就会懂,不用说你也有办法知道。”
  “鹰是跟随了,可熬鹰的人也同样很辛苦啊。”  凯旋看见叶子的脸色有些憔悴。
  “为了能得到一颗踏实的心,辛苦也值得。今天的辛苦能换来我今后的的踏实。”
  “你为我三年,我会用三十年还你。”
  “那三十年以后呢?”
  “你有了三十年的时间,我就要用三百年还你。一百年我撒在路上就没人敢踩了,三百年那都是两个轮回以后的事了。”
  “哦,是我想得太远了。”
  “哎,你为什么总叫我虫子?”
  “我没看见你早起过,有时连早饭都不吃,就是个懒虫。”
  “你不觉得虫子都长着两个大鄂牙,最想吃叶子吗?哈哈。”
  “哎呀,好恶心。不许笑,色迷迷的。”

  老妈就是老妈,有条不紊,处事不惊。表面上看凯旋做什么她不太过问,只是偶尔提醒几句。自从叶子去看她,感谢凯旋的帮忙,并聊了一下午。老妈就看出了门道儿,知道自己该有事可做了。找凯旋的小舅舅商量先给叶子联系一份稳定的工作,安顿下来。于是不紧不忙的开始动用人脉了。老妈有几个好同学,大多都在本市,同事中还有几个好朋友。重要的是凯旋舅舅的大力支持。叶子的离去她并不着急,看着自己孩子失魂落魄的样子她反倒心里有数了。以前凯旋总是回家很晚或是不回家,老妈知道他经常去哪儿,也不去管他。自从养了小猫儿他倒是按时回家了,天天逗那小猫儿。还知道他经常坐在电脑前摆弄着抽屉里的一个小玩偶,小铁丝和火柴之类的发呆。她知道凯旋从小感情用事,更看出了他装强大装不下去了。她问过叶子学的专业是财经。元宵节那天凯旋看电视给叶子打电话,没有注意到老妈跟朋友说的是什么,其实那天叶子工作的事已经有了眉目了。等叶子回来老妈乐呵呵的拉着叶子去一家银行上班了。凯旋觉得她们之间倒是总能达成默契,也知道了自己的一举一动都没逃出老妈的眼睛。

  小毕的热情终于有处泛滥了。几个人把凯旋的新房墙壁弄成了淡粉色,墙边还有绿草,白水,点了一串黑点儿,那应该是蝌蚪了。又拉回来几件家具,在上面梅兰竹菊一通艺术。最后看见那床了,床是没法改的,就在床罩儿上动起来脑筋。几个人商量要弄一个大床罩儿,上面绘两个人在睡觉。凯旋一听急了。“不许胡闹,那不成四个人在睡觉了。”  于是小毕修改了方案,绘制了一副大大的郁金香花园,把个床罩得严严实实的。凯旋躺在上面试了试,还真有露宿街头的感觉。叶子见了好是皱眉,怎奈小毕几个难得找到调皮的机会,拦也拦不住的,好在他们出工出力其他屋子弄的倒还算规整。
  喜宴上小毕对酒和满桌子好吃的倒不太感兴趣,他关心的是吃完饭以后的事。他那丑角的脸要好好的笑一笑。他找来了一枚硬币,拉着凯旋让他把硬币顺叶子的领口放进去。叶子稍微动一动那硬币就会往下滑。他坐在沙发上问凯旋;“二哥,你看看硬币到哪儿啦?”
  “发球圈。”
  小毕又问:“现在看看硬币到哪儿啦、”
  “前场。”
  小毕还问:“再看看到哪儿啦?”
  “球门区。”
  这次小毕憋不住笑了,继续问:“球门区之后呢?”
  叶子一动不敢动了。凯旋弯腰从叶子的鞋里捏出一枚他事先夹在指缝儿里的硬币。
  “掉到鞋里了。”
  小毕一下子从沙发上跳起来。
  “不算,不算,二哥你耍赖。还是来传统的吧。”  其实小毕倒是比任何人都招笑。他搬来两个小凳子和一张木桌,变魔术搬得手里多了一个红苹果。
  凯旋低声的跟叶子说:“他们要看虫子吃叶子了。”  叶子推了他一下:”恶心。“
  小毕的瓜子儿眼看见了。“哎,不许串通,这个耍不了滑。哈哈。”
  他让凯旋和叶子分别站在小凳子上,凳子很小随便动会掉下来,要想不掉下来就会抱在一起。小毕自己站在木桌上,手提苹果在两个人的嘴边晃来晃去。这个苹果是谁也吃不到的,只是要看两张嘴碰到一起的瞬间。这种接触影视里常见,人们并不在意。如果偶尔要是在公共场合看到了,人们反而会把视线移开,觉不出它能代表什么。只有在新人之间才代表甜蜜,才想大大方方的看到。
  小毕他们闹了一会儿,丑角的脸也累了,各自离去。叶子用手掐了一下凯旋的手,凯旋把手抽出来:“你干什么呀?手都破了。”
  “我看看是不是真的。”
  “那你掐自己的手啊。”
  “我自己的手以前掐过,不是第一次。掐你的手才是第一次,印象深。”
  “虽然分分合合,但这是真的,以后都是真的。”  凯旋牵着叶子的手。

  我牵着你的手我牵着你到白头
  牵到地老天荒看手心里的温柔

  你在我身边把我的手牵
  牵着我手心不变的誓言
  高高的雪山祝福我们
  爱在这一刻永恒永远
  爱到什么时候要爱到天长地久
  两个相爱的人一直到迟暮时候
  我牵着你的手我牵着你到白头
  牵到地老天荒看手心里的温柔

  爱到什么时候要爱到天长地久
  两个相爱的人一直到迟暮时候
  我牵着你的手我牵着你到白头
  牵到地老天荒看手心里的温柔


  (后)
凯旋从此按时回家,但大多是比叶子下班的时间要晚些。进门总要说一声:“虫子想吃叶子了。”
叶子总是回他一句:“恶心。”
凯旋心里不痛快的时候不是发脾气了,而是选择沉默。叶子总会适时的问:“是不是想吃元宵了?”
凯旋马上叫停:“我说,我宁可说出来也不想吐出来。”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6)| 评论(2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