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踮起脚,离阳光近一些

死心眼儿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巨蟹,就是螃蟹,呵呵。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(原) 叶子 4  

2015-01-01 00:34:2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人们记不清是从谁的生日那天起冬天的雪少多了,气候越发的干燥,寒冷。中午时分所有人都吃饭的时候,凯旋随便弄了点吃的,他不愿把时间过多的用在吃饭上。已经习惯了行色匆匆,抱着一桶茶叶向小毕的老爸家去了。小毕的老爸很瘦,中等身材,爱热闹,都是胖人容易得高血压,脑血栓,他瘦也跟着凑热闹。不过恢复的倒挺好,刚出院的时候有一条腿走路不太灵活,总是不自主的在地上划一下。凯旋每次见了都要关切的问一声:“毕叔,还在草地上找假牙呢?要坚持活动,锻炼。英特纳雄耐尔一定会实现的。哈哈。”毕老爷子长了一张丑角儿的脸,笑不笑都像笑,得了病以后更爱笑了。“哈哈,是你小子,国际歌还是你那唱评剧的老子告诉你的吧?”跟毕老爷子在一起总能被他的轻松快乐所感染。一进门,毕叔正坐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喝茶,毕婶儿去了厨房洗碗。凯旋把一桶‘碧螺春’放在茶几上。问候几句,坐下喝了口茶。
  “毕叔,消防队大院后面您是有块地方吧?还有个小房子。”
  “是啊,那地方是拆迁死角,形状也不规矩,没人惦记,让你看见啦?”
  “我想在那里弄个小库房,盛放东西。给装饰厂家顺便做代理,东西太多没地方放了。”
  “行啊,你看着办吧,那地方住人现在不行,采光不好,做库房还真行。”
  “谢谢大叔鼎力支持。哎,毕叔,怎么天天这么开心?再笑您那牙真要换假牙了。”
  “你叔我什么苦没吃过?什么事没经过?什么人没见过?这叫见过大世面。”
  “又来了,您也就拿我出生前的事忽悠我还行,我记事儿以后您唯一的壮举就是光荣下岗。”
  “嘿嘿,跟你说吧,我老母亲前两年去世了。她小时候出天花脸上有麻子,有一只眼是假的,你见过吧?”
  “是啊,我知道,我见过。这跟您有什么关系啊?我虽然不太懂历史,可是您也用不着把皇阿玛搬出来唬我吧?”
  “哈哈,跟你小子说近代。我老母亲最初嫁给了一个傻子,生活都不能自理,我母亲就偷偷的离婚了,当时我老外公封建大家庭,不让进家门,说离婚寒碜。我老母亲就无家可归了,流浪乞讨。有一天晚上被一位大娘收留了,她的儿子在工厂做工,只有她一人在家。我母亲在那里住了一个月,给那大娘磕了头,认她做干妈,然后拿着干妈给的一个信封,上面有大娘儿子的地址,还有干妈给的几块钱。继续一路乞讨就来到了这里,找干妈的儿子帮忙寻条生路。那大娘的儿子跟我父亲挺好,我父亲是做小生意的在家行大,还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,日子艰难。长兄如父,老嫂如母。我有两个哥哥还有两个姐姐,我父母等于是把我们八个孩子带大。所以我们从小到大跟本没人管,只要晚上能回家就行了,从会走开始就独立了。真是经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多。没什么大不了,我不乞讨就算是比父辈强了,哪像你们呀,你小子偶尔还穿得干干净净的,泡杯茶喝,像个人儿似的。好好干吧,大叔支持。死了别忘了哭大叔一声,也算我没白疼你。”
  “我这不是把茶给您送来了吗?以后我不装人了。哈哈。”
  矮小,瘦弱,长的不好看,还是瞎子,沿街乞讨,与命运抗争。凯旋觉得这比简爱还要惨,比简爱还要坚强。人真的应该快乐,一生怨下去都不如一路去乞讨。

  小猫,小型猫科食肉动物,食物以蛋白为主,爱吃小鱼,小虾,小老鼠。小老鼠没处去抓,那就去找小鱼,小虾。水煮,锅蒸,不能放油,有油小猫不爱吃。猫粮不敢用,食物安全必须亲自把关。叶子这只猫千万不能死了,不然没法交待,花色不同没处找替代品。而且不能乱跑,这猫对人太友好,要防车,防盗。仪态不端庄者不能靠近。晚上凯旋把猫放在枕头边听它打呼噜。叶子打来电话:“喂,虫子,我那只猫怎么样了?你抱来了吗?”
  “抱来了,就在我旁边,它比我还强呢,我还是杂食性呢,它都纯食肉动物了。”
  “叫两声我听听。”
  凯旋用手挠挠小猫的脖子,那猫闭着眼很享受打起了呼噜,就是不叫。还是去了厨房拿来一条鱼,那猫见到鱼才叫了两声。
  数九寒天总要有突然降温的时候。白天很短,工作紧赶慢赶也追不上西去的日落。凯旋把头埋在棉衣的领子里,匆匆回家。虽是干冷的夜晚,霓虹依然闪烁着彩晕,一片繁华不减。无数人的梦与沉醉让这繁华改变着夜的沉寂。回到家,他把自己埋在沙发里,听着那首‘乡村路带我回家’。闭上眼,前面一片漆黑,隔开了色彩与喧嚣。静静的欣赏着属于自己的旋律与伴着旋律的孤独,那种有人的孤独。感受着嘈杂间的宁静,绚丽中的黑暗,欢乐里的伤感。无边的空旷中,自己就如角落里的尘埃,静静的漂浮在一个无人能发现的角落里。只有那里能属于自己,无论它多小都能容下自己。那里永远是平静,黑暗。无需等待黎明,黑得并不冷漠,而是能静寂的安歇。不知过了多久,一片金黄的叶子飘到凯旋的眼前,他伸手去接,指尖刚好碰到却抓不到。再向前伸伸手,还是接不到,无论怎么向前伸手都只差一点点。凯旋睁开眼,看见小猫不知什么时候卧在自己的腿上了。原来刚才自己迷迷糊糊睡着了。小猫被惊动站了起来,向上弓了弓腰。捏捏它的小尾巴,小猫把尾巴向上翘翘。凯旋想起来叶子说的动物世界,起身打开电脑。首先看到有两条蛇在摇头摆尾,蛇不用腿可以起舞。人不用迈步可以在冰上花滑,轻松,优美。然后是两头狮子在厮杀,长长的鬃毛随风飘摆,好不威风,张开大口,十足的兽王野性。然而它们并没有斗到头破血流,气势和力量的几番角逐后,其中一头败走了。另一头带了伤,筋疲力尽的向不远处的一头雌狮走去。舔舔雌狮的头,在它身边不停蹭蹭,那头雌狮看上去很欣慰。主动——珍惜——欣慰。凯旋似乎明白了什么。小花猫跳到桌子上,挡在了显示器前面。小猫是困了,躺在床上,把蜷成一个球儿的花猫放在枕头旁。凯旋自己也不明白,一向喜欢小狗怎么会变得喜欢这个柔柔的小东西了。

  小毕跟郝记他们一边忙着手里的工作,一边八卦着新鲜事儿。这小毕长了跟他爸爸一样的丑角脸,爱热闹也跟他爸爸一样。耳朵特长,哪儿的事儿没他不关心的,凯旋一见他就想捂耳朵。小毕也不抬头跟凯旋说:“二哥,一会去唱首歌儿吧,放松,放松。这些天够累的了。”
  “不去。”凯旋不紧不慢的回答。
  “你不是挺爱唱的吗?”
  “那里太残忍。”
  “你干脆说我们唱歌像杀猪不就完了吗?”
  “杀猪还有重复,你们一段一个音连重复都没有。”
  “你不去我也不去了,晚上我去看电影。”
  “去看吧,好片子。”
  “你怎么知道的,什么片子呀?”
  “分手。”
  “那还是你去看吧。”
  “像你们这样天天粘在一起,那叫情感透支,时间越长分手率越高。现在影响工作,将来我还得给你们劝架,麻烦大了。”
  “二哥,你今年过年吧?”
  “过呀。”
  “怎么过?”
  “二十三,三十,初一,十五。跟你姓毕的一样过呀?哦,对了,这些日子抓点紧,过年你们多轻松几天,我自己留在这儿。”
  “哈哈,二哥,你有心理准备呀。”
  “等我凉透了再用你操心吧。”
  凯旋电话响了,是叶子打来的。“虫子,到年底了,我该回家啦。”
  “什么时候?我去接你。”
  “不用了,我回家跟我爸妈一起过年。你也准备准备好好过年吧,把我的猫看好啊。”
  “好吧,一路平安,新年愉快,全家幸福。”放下电话凯旋没出声。
  小毕看了看:“这电话怎么是工作时间打来的?是在车站打的吧。”
  凯旋手里拿着一支笔晃了晃。“别忘了‘分手’开演的时间,晚了那票价就不值了。”
  难得的清静,放松。春节过得就像是在游荡,有一种流浪的感觉。长时间不见的朋友匆匆的见上一面,身边的亲朋还能多聚一会儿,大多也是在饭桌上。转来转去,时间倒觉的过得挺快。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元宵节,这个节日过后也就没有偷懒的时间和理由了。盘腿坐在沙发上,凯旋像老太太一样稳稳当当的看起了电视。因为以前练过体操,他的腿能盘起来,把小猫儿放在腿上。老妈和一位同事在另一屋里说着话。从茶几上拿起电话给叶子打电话,刚叫了一声“叶子”就听对面问:“跟谁一起吃元宵呢?”
  “跟对面楼的女同学在一起,你听,她正在那屋说话呢。”
  “哦,太失败了,我也玩儿砸了。祝你们幸福吧,别喝太多的酒,喝多了会吐。吐出来的有酒还有碎肉,有元宵皮儿上面还粘着芝麻。”
  “行了,别说了,我明白了。只能和你一起吃元宵,跟别人一起吃下去还得吐出来。哈哈。”

  春秋两季气候变化时会引起人的不适,老者容易生病。郭彬的爷爷去世了,凯旋跟郭彬是同学,在先求过郭彬帮忙,跟他父亲还有业务关系。当然要去的,钱物自然不能少。三十五天后郭彬的父亲在酒店答谢前去的朋友们。由于白天大家都忙,选择了在晚上。凯旋由于多日忙碌,休息不好,喝了一点就觉得有些头晕。随便吃了点东西也觉不出饱还是不饱,跟大伙儿坐了一会儿就回家了。和衣躺在床上,随便抓了本书翻看着。抬头看见窗前的花草正在开放,有些时间没有浇水了,下面花叶有些泛黄,起身给它们浇了些水。觉得还是有些头晕,躺在床上手里拿着书,眼睛却静静的看着那红红的花瓣儿。这窗前就是它们的家,在这里花开花谢。一直以为家就是记载自己的目录,从没想去认真的翻检过,掀开来既熟悉又有些陌生。有些人如果不再出现可能就此永远忘记,有些事越想让它随风,却越在心里沉积。由沉重到疲惫,于是开始反抗,甚至想去撕扯。爱过恨过,终点与起点之间还是走不完的旅程,平息下来才能看清一路的风景。不能疲惫,要自己去寻找安依之所。忽然叶子推门进来,说她要离开这里,去个遥远的地方,凯旋一把没能抓住她,叶子转身走到了门口。凯旋觉得头重脚轻,很费力的从床上下来,想再去拉住叶子。却感到膝盖被什么撞了一下,低头去看,屋里一片漆黑,什么也看不清。他打开屋里所有的灯,没有找到叶子,膝盖上还有被撞过的感觉。原来是自己从床上翻落了下来,灯是妈妈关上的,身上还裹着妈妈给自己盖的被子。凯旋觉得口渴,看见床头有一杯浓茶,用手摸摸还是热的。坐在地板上,靠在床边,想着刚才叶子离去时自己急切与失望,叫又叫不出声的感觉。“你还没有主动过。”   “我回家两次做什么你问过吗?”   “我可以飞蛾扑火的去爱,但不能做扑火的飞蛾去死。”   “没看明白就不是合格的动物。”   动物世界,主动——珍惜——欣慰。“具体什么时候回来到时候你自己就会知道。”
  凯旋去找叶子的姐姐,向她要叶子的的地址。姐姐看到他笑了:“怎么啦?吵架了?”
  “没有,是我太笨。”
  “现在明白了?”
  “嘿嘿,你告诉我叶子的具体地址,我就是背也把她背回来。”
  “呵呵,没那么严重,叶子在我舅舅那里。我父母快退休了,对于他们来说住所的好坏不重要,人的好坏才重要。这是叶子回家说通的,这次跟我没关系。怎么让她觉得放心,你自己想办法。怎么也得让她有种安全感吧?都是她在背后努力,你可打过退堂鼓啊。这可太不平等了,她能做的都做了,现在就等你做了。叶子不值得你放下身价,不值得你去珍惜她吗?我是替妹妹叫屈。既然分不开就往一起想。长大了,有毛病就要改,叶子比你懂得多,会做的也比你多,但是她只做一半,同时要得到一半,不会惯着你的毛病的,更不允许你忽视她的。”
  姐姐说着掏出手机按了几下,凯旋的手机提示有消息,打开一看,上面有一行地址。在青藏高原。
  凯旋把手头的工作详细的向小毕他们几个做了交待,很晚去了刘妈的饭店。刘妈看看他:“哟,今天怎么没那么多话了?这半年不来好像老实了,这是谁的功劳啊?”
  “七仙女的功劳。”
  “你说的是以前吃饭时跟你争位子的那个女孩儿吧。那女孩子真挺好,胆大,心细。你小子再吊儿郎当,要是错过去了那可就要用鞭子沾热水抽了。该干事干事,该疼人时要知道疼人。那女孩儿半年不见人影儿了,你也小半年不来吃饭了,出什么事了吧?”
  “让我给气走了。您先让我吃饱了吧,吃饱了还能多挺几鞭子。”
  “气走了就去请呗,就着现在老实了。”
  “我什么时候不老实了?是杀人了还是越货了?哈哈”
  “好孩子也要学点好听的话,关键时有用,哈哈。”
  “那我找我刘大爷去。”
  刘大爷送走最后的几位客人,回来洗洗手,端一杯水送下几粒药片。在凯旋旁边坐下,继续喝着水,不紧不慢的说;“孩子,没有最好,合适就是最好。”
  “那什么叫合适呀?”
  “以前我干得多,你刘妈体谅我。现在我身体不如从前了,你刘妈费心,我能体谅她。互相能心甘情愿的关心照顾这就叫合适。”
  “合适应该是双方的付出与得到对等,方式与时间相同,不但心甘情愿还要心悦诚服。您和我刘妈付出与得到对等,方式也相同,但时间有先后。能心甘情愿,但是不是心悦诚服,那我无法知道,算不上最合适的。”凯旋说完自己也一怔,自己一样都还没做呢。
  “那你就去按你说的去做吧,快去找吧,不许半年后再打蔫儿。”
  “我当然要去做,马上就去找。带上干粮,拿两瓶酒。”
  “干什么用啊?”
  “壮胆儿。”
  刘妈在一旁笑了。“瞧你那本事,去了也丢人。那女孩儿好像没有你说的那么厉害吧。”
  凯旋坐上了西去的列车,去寻找自己命中那合适的人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1)| 评论(3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