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踮起脚,离阳光近一些

死心眼儿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巨蟹,就是螃蟹,呵呵。

文章分类
网易考拉推荐

(原) 叶子 1  

2014-12-05 02:14:2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 资本家无论大小剥削的本质都是一样的,凯旋觉得他们总能把工作量安排到能承受与不能承受之间。刚学会上班就学会了加班,办公桌对面的姐姐已经回家了,他因为不熟练只好在电脑前再煎熬一会儿了。身后的门被重重的推开,不用回头凯旋也能知道是谁,对着显示器说了一句:
       “你姐姐已经回家了,找她有事吗?”
  “外面下雨了,很冷的,我看看我姐姐这里有没有棉衣。”
  “二八乱穿衣,早春的时候中午上班时是要带衣服的。”
  “谁知道你们这个鬼地方总是傍晚下雨,我们老家下雨都是一下就一天。”
  “所以你们出门的时候脖子上都是挂着把雨伞,天堂,吉祥物啊。”
  “你们这里出门都挂钥匙。”
  “你找吧,能找到棉衣这里真成了鬼地方了。”
  “你知道乱穿衣,听这话你是带棉衣了,这羽绒服是你的吧?”
  “不是。”
  “你这谎一听就是临时撒的,太没水平了,你是不是抄都进不了一本,这办公室就三个人,我姐下班了,你师傅都快退休了,他能穿这种浅色的羽绒服?”
  “现在都是十六岁穿黑,六十岁穿红,这有什么奇怪的。我穿比黑色浅的正对。”唉,多了半句话,不打自招了。
  “哈哈,我该回家了,街上太冷,我先穿穿,明天还你。”
  “我还得过一会儿才能回家,那不是更冷吗?”
  “跟女孩子争棉衣你好意思吗?”
  “当然不好意思。不对呀,那衣服本来就是我的。”
  “废话,这用你强调,我姐说你这人挺好,就是八小时以外废话太多。”
  “你知道遥远在哪儿吗?” 凯旋一本正经的说。
  “不知道,你知道啊?”
  “幸好我也不知道,我要知道就让你到那儿去。”
  “羽绒服的帽子给你留下,看样子今天你是吐不出象牙来了。”
  “砰”门又被重重的关上了。一阵凉风被赶到凯旋的后背上。这数据标的有点误差吧,怎么被子是二十千克,全家人都够用了,睡觉还是个体力活儿啊,按门标的吧。唉~~~出错了。算了,不干了,回家。春天的天气再加上刚下完雨,太晚了他也受不了。

  满负荷的工作让人没有心情,当然指的是好心情了,只觉得电脑太慢,时间太快。好在领导会鼓励,然后告诉凯旋什么什么以后就由他来做了,快一年了,一直如此,却没说哪笔巨款是他的奖金。原来领导比员工要糊涂,这是什么世道,人都是大公有私的。刚上班一年不敢,只是觉得这样一直增加得什么时候翻身得解放啊,海绵里的时间只要挤总还是有极限的。只能五天大公两天有私了。
  “叶子,这个周末不再去公园了,去爬山吧。乾隆爷说了:早知有盘山,何必下江南。这个季节正有山货,咱们别让乾隆爷遗憾了。”
  “不去。”
  “为什么?”
  “不舒服。”
  “那我陪你去医院吧。”
  “不去。”
  “这又是为什么?”
  “为(喂)米饭。”
  “副食呢?”
  “你哪来的那么多为什么,滚。哎!回来,你给我弄点吃的吧,我昨晚就吃了点零食,今天早点还没吃呢。你看我这表情,是真不舒服,这脸色多不好。”
  “你那脸是白的,看不出有什么变化,那表情倒像是饿了。我给你下碗面吧,要细条的,病人嘛!要吃些软的,还要有鸡蛋,补充营养。再切一点小咸菜吧,浇上生抽、白醋、花椒油、再放一点芝麻,病人要吃清淡的,还有——”
  “哎,你叨咕什么呢?你真拿我当病人啦?你才有病呢。煎两个鸡蛋就行了,用水煎,别用油,油乎乎的吃不下。”
  “叶子,你怎么不去你姐那边呀?一个人猴在这儿,我今天要是不来呢?你就挨到中午啊。”
  “我姐把她公婆接来一起住,她那边没有多余的屋子。这里是我姐以前的房子,用的东西都有,我一个人一直住在这儿,更随便。我本来只是来看看我姐的,可她就是不让我回去,让我在这儿找工作,我只好暂时先找个班上上。”

  新年成了左顾右盼,成了脚步匆匆。去年的新年叶子什么时候回家的凯旋没有在意,今年有些在意了。超市门前的南角儿总有一位大爷在那里卖爆米花,淡黄色,很甜,很亮。叶子每次从那里经过都要买一袋,边走边吃,吃完了用那装爆米花的纸袋擦擦手,如果是用塑料袋装的吃完了会在凯旋的手背上抓记下,她说那爆米花上有糖,吃完了手指是粘的。她不怎么去公园,她说各处的公园大多都一样,没什么好玩儿的。她喜欢在那条通向公园的马路边散步,那条路车少,平时人也不多。到公园门口再往回走,那路的东头儿入口处有个小冰淇淋店。叶子总要先买一个,然后开始她津津有味的散步,直到夕阳把她的影子拉得长长的。这时她会用手抓抓凯旋的头发,指着地上的影子说:“你看我的手臂有多长,那么远我还能抓到你的脑袋,看来你是逃不出我的魔掌了。”  说完吐吐舌头。
  家里人少,假期又短。还没觉出年味儿来就该上班了。凯旋还真没觉出这上班有什么不好,因为叶子回来了。没过十五就在年里,上班多多少少有些心浮。
  “陪我过元宵节吧。”  叶子今天好像一本正经了。
  “你的元宵节和我的元宵节是一天吗?要是一天的话,我没空,我在家过。”
  “我没陪我妈过节你也别想陪你妈过节,这样咱俩扯平。”
  “你以为这是床单儿能扯平了。”
  “你看那街上有舞龙灯的,广场那边还有好多人在玩儿游戏,你就让我一个人去啊,你就大男孩儿一次会死啊。今天下午都放假,你不用在我姐对面寡言少语装深沉了,我知道你那是在受罪,晚饭后陪你去广场看焰火。”
  “晚上,看焰火是好主意,哈哈。”
  “想什么呢,你真想去死啊!”
  “没想什么呀,我说的不对吗?是你想多了吧。”
  “滚,哪儿远滚哪儿去。”
  广场上是有很多各种各样的小游戏,和公园里的差不多一样。街道两旁都是小玩偶和小商品之类超市里见不到的小东西。龙灯,旱船,高跷各种民间戏法。工厂,机关,店面,超市今天都放假了,街上到处都是人。灯节这一天人们无论做什么所谓的有关部门都不会禁止。每个街口都有警察在维护秩序,任何车子都不许乱动,所有的人都要步行了。溜了几条街叶子不想走了,在凯旋耳朵边小声说:“借你的腿用用吧,太累了。”
  “我也只有两条没有多余的。”
  “你背我走一段吧。”
  “政府有规定,大街上不许出洋相。”  最后叶子又买了一个比手指肚儿大一点的小女孩儿玩偶,决定回家了。经过副食超市门前,好多人在排队买元宵,糕点箱子里摆放着各式各样的元宵馅儿,一边摇一边卖。叶子选了好多自己爱吃的,装了两食品袋儿。朝凯旋一笑:“我挑的这些都是你爱吃的,够了,给钱吧。”  凯旋身旁一大哥对他夫人说了句;“你看看人家。”他夫人狠狠的剜了他一眼。
  一进家门叶子就把自己扔到了床上,左边翻了个身,右边翻了个身。摆出一副笑脸:“我实在翻不下这床了,你去煮元宵吧。”  凯旋把元宵煮好,盛到碗里,稍稍加点汤,放上瓷勺,端到茶几上,叶子却拿来了筷子。把元宵一个个夹开,低头轻轻的吹着。小巧的鼻子,乌黑的短发遮住半个耳朵,耳垂儿很长但不厚,一边戴着一颗珍珠。嘴角儿是微微向下的,以前并没有注意到,她挺爱笑,总认为她的嘴应该是向上弯的。眉长,有些淡,平时一定是画过了,今天没有,睫毛略略上翘,下巴微园。额头一缕头发垂了下来,该轻轻的向边上拢一下。
  “哎,你要跟我抢吃的呀?”   凯旋一下子回过神来,原来自己真的伸手要去拢她额前的头发。叶子白了他一眼。
  “别看了,再看牙上还有芝麻呢。我吃饱了,给,我剩下的也归你。”  叶子把她自己的碗推了过来。
  “哎,你都夹两半了,馅儿好吃的你都挑着吃了,这还有没馅儿的,这还怎么吃啊!”
  “我吃剩下的正好都是你爱吃的,这叫互补。”
  “那我先吃剩下的归你不行吗?”
  “不行。”
  “那不是一样吗?”
  “不一样,你脏,我不脏。”
  “我犯法的不做,反胃的不吃,怎么我脏你就不脏?”
  “你喝酒,从里往外脏,脏到血液里。”
  “酒是杀菌消毒的。”
  “那为什么喝多了还舍得吐出来?爸爸就爱喝酒,有时会吐,经常是我给收拾,所以我反对人喝酒。听明白了吧?”
  “听明白了。”
  “记住了吧?”
  “记住了。”
  “不用我以后再重复啦?”
  “现在已经多余了,你再说吐我真吐了。”
  “吃吧,吃完我给你收拾。我先看一会儿电视,然后陪你出去走走。感激我吧,没有我大街上你有什么好看的。”  晕,大街上那么热闹那么多人原来一个可看的都没有。
  广场上站着、坐着的黑压压一片,八点钟广场的灯按时关闭了。每年元宵节区政府都燃放焰火,供市民观看,增加了喜庆的节日气氛。荷花池已经结冰,礼花都是打到荷花池上空,这样安全。人们站在花池南岸的广场上观看,花池中央有个凉亭,长长的红色木桥跟广场相连。凯旋拉着叶子站在那木桥的桥头,倚着高高的红栏杆,手自然的抓着叶子的肩。因为人很多,广场上的灯已经都熄灭了,一旦分开肯定是彼此找不到的。这时三个礼花同时燃放,有一个稍稍偏了一点,在人们的头顶上空炸开了。叶子转身跑到了凯旋身后,凯旋回过头:“我身后也不是安全的。”   “嘘,别说话,向上看。”原来空中一串小红灯笼正慢慢的向他们这边飘过来,红红的,慢悠悠的,萌萌的讨人喜欢。这是第一次,还有两次焰火才会结束。叶子从背后把手伸进凯旋的羽绒服口袋里,凯旋轻轻的把她背离了地。叶子说了一个字:“猪。”我侧过头:“八戒,背,下面呢?”叶子却还是一个字:“我。”失望。

  从小到大凯旋一直喜欢夏天,可以甩掉厚厚的棉衣,无棉一身轻。还可以去游泳,喜欢漂浮的感觉,上下、前后、左右、都自由。
  “叶子,跟你道个别。”  叶子一怔,
  “下星期我要出差,要一个月才能回来。”
  “唉,你就不能好好说话。”  这应该是生气了。
  “对方给出往返的机票,我想知道在飞机上翘着脚能不能看见美国,所以我决定去一趟。在动身之前我安排了一次去海边游泳,我吃过海鲜还没喝过海水。爬山放在秋天吧,游泳可以随意,爬山太累。这两天我是时间短,任务重,休息好还是第一位的,就这样决定了。”
  “好吧,维护你一次大男的形象。”
  “呀!这次挺痛快,太阳从乌鲁木齐出来啦?”
  看见大海好不激动,不到大海非好汉嘛!《老人与海》里说的。凯旋跑进去才发现走了一站地了水才到齐腰深,盖世狗刨儿都施展不出来。这什么破玩意,这不骗人嘛。旁边还有人说:“后面是浴场,前面是鲨鱼的家。”  哎呀,多血腥,你不会说前面有鱼翅,这混蛋是个完整的没文化,不理他。其实游泳更多的是剥去人虚伪的外壳,让人都成为一个自然人。放下浮华去脚踏实地,放下矜持和所谓的尊严,做真实的自己。就如同模特走T台,前几场都好走,难度最大的是最后泳装这一场,做真实并不容易。其次是感受博大与宽广,放下纷杂,从狭隘中解脱出来,最后才是畅游。至于尝海水只是个人观点,仅供参考。也许有某位隐士没见过美女一激动会喝两口,感受一下大海啊!干妈,给的教训。世上有吸铁石怎么没有吸金石,如果有的话,一边游泳顺便还能吸几条项链回来。叶子倒是游的花样翻新,说是跟她妈学的,跟他妈学的还真不少。倒吸一口海风,有其女必有其母啊!她妈不会也是嘴不饶人吧。
  “叶子,我明天动身,临走时我得交待你四件事。”
  “这么多呀?”
  “第一件事,你在家祈祷飞机正常起飞,第二件事,祈祷飞机正常降落。一个月后,第三件事,祈祷飞机再正常起飞,第四件事再祈祷飞机正常降落,我可不想学徐志摩。”
  “别胡说,你那破嘴跟乌鸦有点区别不行啊。”
  “记好了吗?当然了,我会在电话里监督你的,回来我给你一个惊喜。”
  “记好了,做个游戏吧。”
  “做游戏?我不小了。”  叶子拿出还是元宵节时买的那个手指肚儿大的小女孩儿玩偶,还有一小截细铁丝,几根火柴。把小铁丝的一头儿缠在那小女孩儿手上。
  “这是你喜欢的女孩儿,她需要你拉她一把,现在要你在铁丝的另一头儿窝一个弯儿,勾住火柴的头部,火柴的尾部放在你的一个手指尖上,只要你轻轻用力把这女孩儿拉起来,她就归你。给,你在这铁丝上窝弯儿吧。”
  “叶子,我真的不小了,这个游戏对我来说太简单了,我在小学就玩儿过。”
  “叫你窝你就窝,不窝拿着家去。”   还有家庭作业。

  一个月很快在忙碌中过去了,只是个技术问题,当地缺原材料,要到北京去买。买回来指导那两个笨蛋怎么用。老板用两个手丫子比脚丫子还笨的人管技术,真是笑死人找保险公司报销。杂七杂八的失败层出不穷,有的凯旋都没见过。只顾得天天跟他们捣乱了,没怎么给叶子打电话,也是想给她一个惊喜。但没坚持住,还是提前在电话里告诉了她返程的具体时间。
  凯旋回到家,先换换衣服。为叶子准备好了鲜花,带回来的特产小食品,大玩具熊。这熊毛绒绒的,可以抱着,也可以当枕头用,当然眼下还用不上,只是觉得挺好就买下了,天凉了就用上了,当然还准备了要好好说的话。不知为什么凯旋从一进门就感觉有些异样,屋里哪儿有些不对。是的,电脑鼠标下端端正正的放着一本书,鼠标下不该是书,而且是端正的放着,是有人有意放的。走近细看,有一页纸夹在书里,纸的一角露在外面,抽出那张纸。字迹不很工整,笔迹粗细不同,轻重不一,像是写一句停一会儿,几行字写了很长时间。
  “有个女孩儿真的需要你拉她一把,你只需轻轻的用些力就够了。她已经把自己的手缠住,交到你手里。她渴望你的弯,你的力,你的手。你交代的第三件,第四件事我没忘,在你看到这些字的时候,我已经都做好了。我走了,别去找我,忘了我,只当没遇见,你会遇到更好的,因为你还没有主动过。再见吧。——叶子”
  凯旋只觉得所有的血液一下子涌到了头上,一阵头晕,心被重重向下拉着,狂跳,下沉,双腿似乎没有了知觉。半晌才下意识的抓起电话,直觉告诉他已经晚了,那个熟悉的号码已无人接听。他开始追悔,为什么要提前告诉她回来的日期,如果不告诉她此时至少还能听到她的声音。说过给她一个惊喜,为什么没能将这个惊喜完整的坚持到最后。惊喜只是游戏,没有丝毫的意义,不能为了惊喜而去制造惊喜,惊喜只是短暂的。如果自己不停的打电话也许回来时见到的会是人。拨拉开身边的玩具熊,转身去找叶子的姐姐,凯旋必须要知道叶子去哪里了。姐姐没有隐瞒,只是说的有些躲闪。

  “叶子回老家了,别去找她,她不会回来了。我只有叶子这么一个妹妹,她是我们家户口簿的最末一页,小时候就叫她‘末页儿’,大名用的是‘叶’,叶子就是这么来的。母亲本来是想要个男孩儿的,所以并不宠叶子,倒是父亲挺喜欢她,说她是家里最小的,家里人都该让着她。父亲走到哪儿都带着她。叶子自小就勤快,干净,乖巧,懂事,有时间就帮母亲做饭,做家务。母亲在她稍大的时候就改变了对叶子的看法,什么都爱教给她。她会关心家人,会帮助父母,踏实,口快,头脑灵活,随和,不任性。我和她小时候也经常吵架,我散漫,换洗的衣服会零乱的堆在床角儿。自从我上了中学,回家的时候少了,我忽然发现我很想她。于是每到周末从学校里回来,我都给她买些小食品,头饰,小礼物。好看的本子,笔都会送给她。晚上跟她睡在一张床上觉得特别亲,跟和同学在一起的感觉不一样,一直到现在。我在这里没什么亲人,环境的不同有一种陌生感,我很希望叶子能在我身边。我和你一样很想她能留下来,她比我脾气好,她朋友多,我从小娇惯,有些任性。以前父母对叶子去哪儿是随她的,我跟父母也提过让叶子留在这里,父母没有反对,说有我在身边照顾他们能放心。你们认识是我的主意,我经常有意的在她面前提起你。然而父亲几年前就身体不好,母亲现在也经常腰疼,今年他们改变了想法,要叶子回去,他们感到身边不能没有亲人。我说了多次没能说服他们,在老家几十年习惯了,不想离开。他们为叶子找好了挺不错的工作。叶子踏实,学习成绩一直很好,我父亲是老师,我们姐妹俩个从小学习基础就扎实。叶子毕业后要找份工作其实并不难,她只是想找份自己喜欢的。现在父母在老家都给她安排好了。那里有父母的人脉,还有父亲的几个现在发迹了的学生可以照顾着,他们觉得叶子回去会更好。叶子也是左右为难,才不辞而别,弄到了现在这个地步。”
  “姐姐,你的好心原来是出于自私,你不该跟我们开这种玩笑,你的游戏过头了。你再良好的愿望也不能寄托在别人身上,你的想法不能强加于人。这一切本就不该发生,是你干预了别人的选择的结果,从一开始就是错的。”  凯旋虽是尽量压低声音,但情绪还是有些过激。他甚至想说:回去的为什么不是你,你为什么就该留在这里。你为什么不是被拐卖来的,那样我就去报警,让警察送你回去,我再也不想见到你,不想被卷入你的想法里。你对面那张办公桌哪个混蛋愿意去现在自管去好了。但他没说。

  从叶子姐姐家出来,凯旋心里像堵了一块棉花。随便去了跟叶子散步的那一段马路,直到身影渐渐的拉长。无论走的快与慢自己的手都无法抓到自己影子的头。你在我前面,我走一步你走一步,距离就永远存在,我想请你停下来等等我。等我鼓起勇气,等我忘掉以前的错,还能等到真的我。他忽然明白了缘分不是来自前生,而是今世的安排。指责别人自私的同时自己又何尝不是自私的俗子。低头问自己,能抛弃所有和责任吗?父亲不在了,能再离开母亲吗?不禁打了个寒颤,人要是没有了感情抛弃了亲情只剩个躯壳,带着一颗疲惫的心走到哪儿又有谁会收留呢。
  凯旋童年时最喜欢风筝,父亲为自己扎好细细的筝骨,糊上薄薄的筝布,他在上面小心翼翼的画上一个孙悟空,每次都要画上整整一个下午。然后把它放在床边,梦里它便飞上了天空。继而感叹大圣在关键的时候不该内急,要是再飞一会儿也许就飞出来如来的手掌,毕竟都到了手指那里了。一轱辘爬起来,用手摸摸被窝儿,偷笑,自己比大师兄要强得多。风筝无论飞多远,总有一根看不见的线连着,不能飞到遥远的地方。有时他恨那根线,然而没有那根线风筝却飞不好。他恨那天空,既然风筝飞不远,天空又何必宽广。渐渐的他恨那风筝,既然没有翅膀又何必遥望。今生无法去测量的距离就是遥远。天上的行云,地上的流水,唯一能相遇的机会却是暴风雨。
  拉开抽屉,那个手指肚儿大的小玩偶,那个手握一截小铁丝的小女孩儿还在那里。轻轻的在铁丝的另一头儿窝一个圆圈,再把圆圈掰一下,跟铁丝成直角。将火柴头儿从下向上穿进圆圈里,火柴的另一头儿放在手指尖上。轻轻一提,那个可爱的小女孩儿摇晃了几下就稳稳的被拉起来了。
  I will always love you!~~~~~惠特尼休斯顿拖着长长的音,用她宽广的音域唱着永远爱你。有再也无法一同去爬的山,也有没能说出的永远爱你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8)| 评论(2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